当我说,荒谬
也并没有任何声音给予我回应
词语之间相互质疑
在一个无垠的透明房间内
自我打转无限回放
回响与回响之间
产生出一段不自然的沉重混杂

当我说,荒谬
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土地也在逐渐破碎
没有人再能够到达此处
也没有人能够离开往别处去
不知从哪来的过载的重力加速度
让言语从嘴巴刚脱离出来就坠落在地

当我说,荒谬
荒谬也已经再次找上了我
它将愤怒当成了无畏的召唤
以一种不可一世的姿态
肆意展示着自己的无所不能

当我说,荒谬
怎么可能一切都如你想象般简单
坠落在地的声音
或许还能找到应该去的地方
努力蹒跚爬起的信鸽
请将我的无字简笔画带向远处

2022.04.

You may also like

Back to Top